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我的歌聲裡 (上)

文的上半。 Nino side. 以虹的歌詞為主線。

いつもそうよ 拗ねると君は    
私の大事なものを隠すでしょ

うその場所は 決まって 同じだから
今日は先に行って待てみるわ

大野智,我喜歡你。無論我多麼不解你的內斂,和你的彆扭,我一直,都只喜歡你。其實說不解,多少我還是明瞭的。因為我和你,本來就是錯配。

我是嵐的二宮和也,你是嵐的大野智。這樣的角色注定把我們困在最靠近,卻又最遙遠的位置,不敢踏前,卻也不能退後。 事務所總愛叫我們作些引人遐想的身體接觸,但其實我們都無法否認,那安排的段子裡,帶著幾分若即若離的真心。

你最喜歡釣魚,我卻連坐個船都會暈。我喜歡吐槽,你卻總是溫柔的包容著一切。我們是多麼的不同,但我的腦子卻總覺得彼此是多麼的相襯。不是默契,而是相襯。

當我察覺自己的感情漸漸的出了軌之時,我衝動的選擇了躲在小冰藍NDS後躲避你的眼光。因為我怕。怕自己對你的不可自拔會被你發現。怕你不喜歡我。其實,最怕自己越來越留戀。

但當你一聲不響的把我的小冰藍藏起來,以為我沒有看到而一臉竊笑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是完全陷進去了,而原來你也是。

說是要把小冰藍討回來,不過是想見你的藉口罷了。其實明明都有偷偷留意著的,你愛去的地方,終於有藉口去那裡等你了,卻不知該怎麼開口。「你幹嘛把我的NDS收起來?還我啦!」這樣說不錯是很自然,可是會不會讓他覺得我很生氣呢?「拜託你,還我NDS吧。」這樣說,他會不會覺得我很不耐煩,覺得他很幼稚?「我還有一關沒過,讓我把他打完吧。」這樣說,他會不會吃醋比起他我更緊張遊戲呢……

竟然我二宮和也也有這樣像個青春期女孩連說句話都要思前想後的時候,我想大概只有愛神和大野智擁有這樣的能力吧。

不過你設的愛情陷阱,我心甘情願的踏了。


季節たちや 夕日を連れて来て
影が私を見つけって伸び 
びっくりした顔で 私を見つめてわ
急に口尖らせ ぶぃっと外見るの
ごめんねというと じゃこっちに来てよと
ね ほら 見て見て 影が重なった

嵐是越來越紅了。作為一個國民偶像的自覺,縱然我們都知道彼此心裡的秘密,卻默契的心照不宣。春來秋去,日升日落,對我們的生活其實影響不大。從第一天踏進這事務所起,每個人都有了這樣的覺悟吧。

不過在我的記憶裡,你好像從來不為這些所限。別人都總說我的娃娃臉好像永遠都停留在十七歲的那個青澀的模樣,但其實無論現在還是過去,永遠保持初心的,是麵包臉的你。不是不成熟,而是看破了反而覺得天然地面對一切,可能還比較自在。也許你之於我,就如一杯純淨簡單,卻不可或缺的白開水。

認識你好多年來都未曾成功和你單獨吃頓飯,我曾經不願意尋根究底,怕得出一個叫我心碎的答案。但這天的我,終究忍不住問了。究竟我問出口的是因為一時的好奇心,還是終於對自己在你心中的重量有了一點信心呢?我到現在都不清楚,但只知道你給我的反應,可愛得讓我忍不住牢牢記住。一個大男人用「可愛」這個詞語去形容是很奇怪,然而,我找不到另外一個更適合形容你別過頭去嘟起雙唇,佯裝生氣的樣子。

在我下意識的想說出:「對不起,算了吧,當我沒問過。」的時候,你笨拙地指著地上我倆重疊的影子轉移話題可是我看過最差勁的招數了。看著眼前你的笑臉,平常愛吐槽的我不知怎的,想不出一句取笑你的話來。大概,是我也很享受這個我們心連心的時刻吧,可以騙騙自己,我們跟一般的笨蛋情侶無異。

在大街上公然牽手太奢侈了,讓影子重疊,總算可以滿足我們無法觸碰的小遺憾。

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瞬間,就讓我著迷了好多好多年。

傘がぶつかり まっすぐ歩けない
そんな私を見て 笑っているの
私もやって見せてあげるの 同じように 口を尖らす

別人都說最美的愛情不在轟烈,而在細水長流。現在想起來,我對於這段似有若無的感情,記得最清楚的一幕幕,是那些微不足道的風景。

比如,我倆撐著傘,冒著大雨走在街上的時候。

愛情故事我們都演過太多了,對於那些一般人認為無比浪漫的雨中漫步情景,是早已可悲的免疫了。然而,那時的我們沒有牽手,沒有擁抱,甚至連共享一傘這個愛情片必備的橋段也都沒有。一同走在狹窄的行人路上,任誰也不願領先墮後,只想彼此並肩同行。

我撐著黃色的雨傘,努力的讓自己專心看著眼前的路,偶爾卻還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你幾眼。藍色雨傘下的你,沒有演唱會時的幹勁,也不是錄節目時的天然,而是一種引人入勝的平靜,猶如一潭深不見底的幽藍湖水。我們都沒有說話,忙著聆聽內心的愛語。這是你獨特的氛圍,所以我喜歡。

本以為偷看個幾遍不會被發現的,但當我們視線對上的一刻,我才發現,原來你也在偷看著。偷看著那個因為傘子無可避免的撞在了一起,在走在行人路內側歪歪曲曲地走著的我。我努力地盡量和你保持距離,免得自己不慎把你擠到馬路上。這是種體貼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

看著走得滑稽的我,你露出了笑容,是我從未見過的神情。 我學著你當時的表情嘟了嘴,像是不滿你的嘲笑。看似不滿,內心卻是很高興的,因為從那一聲輕笑中,我早已情不自禁的解讀成你的寵溺。

腳下邁著相同的步伐,此刻我們的心跳同步。


やさしく笑う君が この時間が空間が
泣きたくなるぐらい 一番大事なものだよ
わざとどうからせってる 私にごめんねの
返事を待たずに やさしくキスしたの

你的飯都說你的笑容是治癒系的,這一點我是無法否認,且無法招架的。當你微微一笑地說要跟我一起到無人島,雖然我言不由衷地說著要跟松潤去烤肉,但其實懸著的一顆心早已因為你吃醋慪氣的話而樂不可支。你其實,也有一點在乎我。

那時那刻,差點觸動了我的淚腺。接下來其他人說了甚麼,收錄何時結束,我統統都忘了。但我知道那一刻,你那個真誠的笑容,我想一直把它留在我的腦海裡,好好收藏。這件事,我知道你是有那麼一點生氣的,但我骨子裡的不服輸卻讓我不滿你的不信任。你明知道那只是節目效果而已,也很清楚我的心裡只有你。

我知道自己沒有立場發脾氣,但微嘟的嘴唇出賣了我,宣示著我的不滿,外表呆但內心卻無比敏銳的你,又豈會察覺不到。

也許我該道歉,而我事實上也是準備這樣做了。只是,你那個輕柔得像羽毛一樣的吻堵住了我的那句「對不起」。被吻上的一刻,我忽然覺得你其實是個很狡猾的傢伙,無論做些甚麼,都讓我沈淪。我總以為親吻的味道是甜膩的,但你的吻在甜之中不免帶了一絲煙草的苦澀味,卻更教我戒不掉。

我曾經以為你是個很好懂的人,但我錯了,你比櫻井翔那隻癡肥倉鼠還要難懂。 忽遠忽近的距離,總叫我衝動的想要向你靠近,如同燈蛾撲火的道理。明知道沒有好結果可依舊奮不顧身,這是種叫幸福的執迷不悟麼?我不想管,只管抱緊眼前這個願意帶我這個宅男到無人島探險的漁叔。我的世界,此刻完滿了。

但如今想起來,的確是有點可悲。我何嘗不想和你搬到無人島去呢……但要是真能如此簡單,拋開一切出走就能幸福的話,愛情,就不再是愛情了。

これからはちょっとぐらいのわがまま言ってもいいよ。
でも、私にだけよ

我聽人說過,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總會不自覺地慢慢改變成對方心目中的樣子。我知道我大概這輩子也變不了一條魚,也變不了釣竿,只能好好的當著你眼前的這個「二宮和也」。樣子大概算帥吧,但除此以外,我也不過是個貓背的小桃公主,等著命中的馬里歐。

到頭來,卻喜歡上了怪物小王子。王子和公主,也許本來就是個理所當然的組合。

我並不是個很好相處的人,被稱為「嵐最沒有朋友的團員」也不是沒有理由的。這些毛病其實我全都知道不好 。我脾氣不好不坦率,我宅又愛吐槽,有時候又會任性得不可理喻。我不大管別人的想法,二十九年依然故我地活著,但遇見你以後,我忽然有過把這一切都改好的衝動,雖然我知道我大概還是改不了。

飯都說我像柴犬,某程度上我還是必須同意的。會發怒,會生氣,被踩中要穴的時候總會惱羞成怒的反咬一口。受傷的時候,卻只會躲在一角默默的舔者傷口。有點脆弱,總習慣用怒吼和吐槽來把自己武裝起來。

我不像雅紀,有翔會笑著陪他一起瘋,對他霸道地說著「任性要求可以提,但只可以對我一個哦」。說真的,這聽起來是很差勁的情話,但在我心裡卻是愛情的證明。要不是真的在乎,翔是不會那麼小氣的,你和我都知道。

所以,我任性的要求,都只留給你大野智一個人。因為,只有你會笑著縱容我,雖然你不會,也不曾言明。

不知道,我只對你撒嬌,會不會讓你有一點獨佔的優越感呢?要是如此就好,因為你在我的心中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很想讓你明白自己的在乎,想保護但又想看你被欺負的樣子,真是種奇怪的感覺。這種感情令我雖然作為一個男人,但面對你我總有一點女人的心思。

為你,也只為你。

めんどくさいからって素直じゃないんだから
なんで言えないのかな
好きだよ 一言よ
たまには聞きたいな

言語的用處是甚麼呢?製造了快樂,還是讓人感傷呢?教人釋然,還是添加哀愁呢?

每天看著櫻井翔和相葉雅紀兩個笨蛋嘴邊掛著「最喜歡翔醬了~」「雅紀我愛你」,都很想走過去送這對旁若無人的情侶一記白眼。表面是調侃他們的肉麻,其實卻比誰都清楚,我不過是在嫉妒罷了。

是的我是個國民偶像,每天都會聽到粉絲們喜歡自己。得到那麼多人的愛護,的確是數之不盡的人夢寐以求的,我這樣的一個人根本就沒資格去要求更多。其實,我早已是上帝的寵兒。

但再多的表白,在我卑微的心中也都比不上大野智的一句「我喜歡你」。雖然我從未聽過。

曾經用開玩笑的口吻問過你可否對我說喜歡我,但你卻輕描淡寫的以「太麻煩了」為由拒絕。我苦笑,我從沒有懷疑你對我的喜歡,但無論如何,還是想要聽你說一遍。用你溫柔認真的聲線,堅定地說一遍。雖然這甚至不是一個承諾,我還是想你把這說出口,好讓我排山倒海而來的不安全感安分一點。

人都說,喜歡一個人最好的方法是用行動表現出來。道理,誰不會說呢?我不過是個人,而人都本性自私,何況我這人還有點任性。

不過認識你這麼久,難道我還不清楚你是個多麼不坦率的人麼?人真是矛盾的生物,我愛的是內斂木訥的你,討厭的也都是如此的你。愛得無奈,也不過因為自己可怕的執念罷了。「我喜歡你」不過是一句簡單的話,但我卻依舊看不開。

有時候,我恨自己的心貪得無厭。好不容易愛上你,又被你愛上了,何必拘泥於一句庸俗不堪的情話。畢竟,有些事有些人,輪不到自己決定。

不過,無論你說還是不說,我有一件事無比確定 - 我對你,是一種深深的喜歡,叫做愛。


今日は私と君が苗字を重ねる日
愛が芽吹いた日

美麗的仲夏,又到了國立的季節。今天實地彩排之時,裝飾甚麼的都快要完成,很華麗很璀璨。我甚至已經可以幻想到明晚的景象,多麼熱鬧,多麼快樂。雖然,現在的東京正在下著毛毛細雨。

彩排SK部分之前,我呆呆的看著舞台上「嵐」「大野智」「二宮和也」這三個毗鄰又重疊著的名字,原本平靜的心忽爾泛起了幾波漣漪。

心情很矛盾。因為嵐,我們才能相知,愛情才可以萌芽。但卻也是因為嵐,我從沒有想過我們的未來。應該說,不敢想我們的未來。我們是嵐,是國民偶像,是年輕人的榜樣,這樣沈重的使命感,注定了這輩子我們也沒法攜手走在陽光之下,只能在黑暗的背後與你十指緊扣。

但即便如此,我知足了。

那天,我去看Les Miserables,故事很感人,但是我沒有哭。真的沒有哭,反而笑著踏出了電影院。

Eponine一輩子等著Marius,卻只能在離世的時候得到一刻的注視。最後的一刻,她跟他說「不要怕,現在的我沒有感受到一絲痛苦。因為我知道,你會貼近我保護我……還好,我終於可以在你的懷裡休息了……」很卑微,但她臉上的微笑很甜很甜,甜得讓人心疼。眼前的小雨點,與劇中的情景好像,但幸好,我的愛情不如Eponine的單相思。我不需要在雨中撕心裂肺的唱On My Own,也不用把自己的愛拱手相讓,然後眼巴巴看著自己所愛的人和別人在花前月下唱A Heart Full of Love……

原來,喜歡的人同時也愛著自己,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

我知道我們的愛是為世俗所不容,所以不會奢望冠上你的姓氏,也不會妄想得到誰的祝福。

既然命運把你我帶到一起,那麼,我們就一直相守著吧,直到世界毀滅。

虹が綺麗だよ いや、お前の方が
照れはじめる君に
ありがとう ありがとう

這次的SK要高處的舞台吊鋼絲很帥氣的出場,事實上,我雖然口說不怕也不會像癡肥倉鼠那麼遜,但多少也終究有點恐懼。不說,但我知道你懂。

這時候的雨停了,我們站在高台上眺望,和煦的陽光從雲層中透出,美麗得有如目睹上帝的榮光。凝視著,你忽然指向遠方,淡淡的說了句:「彩虹佷美麗啊。」

奇蹟般的,彩虹出現了,掛在遠處的天邊,卻只有半條。有那麼一點殘缺,但我卻很喜歡。不完美,才能造就遺憾美吧。

看著你的側顏,好想,在彩虹面前立誓,一輩子和你在一起。好想,光明正大的向著世界吶喊「大野智是我的人」。好想,靠著你的肩膀,就這樣兩個人走到盡頭。

不知怎的,我忽然起了調侃你的壞念頭。「不是啊,我覺得你比較美麗。」我壞笑,滿足的看著你害羞的漲紅了臉。那一刻,我忽然發覺我的世界很大很大,卻充滿了你的影子。

舞台上帥氣的大野智。溫柔的大野智。放空的大野智。害羞的大野智。強勢的大野智。愛我的大野智。

耳機裡傳來工作人員的聲音,把我從遙遠的思緒拉回來。按命令繫上鋼絲,深呼吸個幾次,然後一躍而出。有一刻的錯覺,我以為自己在飛。飛翔的感覺很好,因為,身旁有你炙熱的目光。哪怕迎著逆風,只要你一直牽著我的手,我就肯定自己不會怕千萬人在面前阻擋。

喀嚓。

撕裂的聲音如刺耳的槍聲般劃破天際,拉開了不幸的帷幕。

腰際失去了拉扯的力量,我發現我不過是在不停的墜落,速度快得不尋常。腦子一片空白了一秒,然後,僅餘的理智告訴我,鋼絲斷了。面前,只有死亡一途。

越來越近的地面,大概在昭告著我生命的終結。撞上的那一刻,我聽到了你撕心裂肺的呼喊我的名字,淒絕的笑了。我努力的撐著破碎的身軀,想要回頭看你一眼,因為這世上你是最值得我留戀的人。

但我終究撐不住。智,我只能留你一個人了,儘管那是我最不情願承認的事。相葉笨蛋和翔,你們要一直幸福,但其實我一點也不擔心。我知道你們會白頭到老。J, 我不在了,麻煩你守護好我們辛苦建立的一切,繼續在世界掀起暴風雨吧。即便沒有了我,你們還是要飯們都幸福。好好疼他們,因為我們即使多麼的平凡,他們還是給了我們巨大的愛。請你們,帶著我的夢成為top吧。

沒有遺憾了呢,在生命的最後感覺到了智的在乎。無力再睜開雙眼,我露出了最後的微笑。血跡渲染成一朵艷紅的玫瑰,彷彿在祭冥我們的愛情。

此刻的我成了天使,但為了任性的逗留,我早已把自己的翅膀折斷。

雖然你看不到,可是我一直都在這裡。而不管重來多少次,我還是會選擇你,喜歡你。

謝謝你。對了,還有對不起,和一句沒來得及開口的,我愛你。


评论(11)
热度(2)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