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我的歌聲裡(番外)

五十年後。



八十二歲,自認為見盡世面的大野智確實覺得眼前的景象有點詭異。



畢竟誰看著自己的「肉體」躺在病床上,也會覺得奇怪吧。就是這一刻,大野智那一直以來都有點遲鈍的腦袋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他已經死了。不然他已經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原來死掉是這樣奇怪的一種感覺,不過好像也不賴。說真的,他撫心自問自己有沒有稍稍期待過這一刻的來臨,而他答案是肯定的。消極麼?他不知道,他只懂思念是多麼難耐。可是,他堅持了,堅持到最後一刻。這是かず所希望的……吧?



「喂大叔,你這樣站著也不是辦法的。果然過了這些年,你還是沒有變啊,還是那麼一樣愛發呆。」



在門口站著的少年白衣勝雪,樣子如昔,就像時光從來沒有在他身上奪走任何東西。依舊是那個閃閃發亮的人,讓人禁不住親近。



智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微笑,緩緩轉過頭去,向聲音的主人走去。果然,一切的等待到了這一秒,甚麼都值得。心情沒有預料中的狂喜,卻比較像是一種命定的相會。



他知道的,他的守候不是一廂情願。



「變了,就不再是你喜歡的大野智了。不是麼?」看著那個永遠十七歲的少年,他低下了頭。「可是我老了,你看這眼角的皺紋、雪白的頭髮…..我和你的樣子,差太遠了……你依然青春,可我已經老了。」



看著粗糙的雙手,他不由得自卑起來。以前他們還能平起平坐,誰也遮蓋不了誰的光芒。可如今的他,再也沒有如此的自信。



少年抓住了他的手,熟悉的觸感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改變,心中的溫暖還在。



「即便你老了沒有當年那麼帥氣了,只要你還是大野智,那對我來說就夠了。反正,你本來就是個大叔,現在不過就是外貌和內心一致了嘛。」



好想哭。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原來那種少男的情懷還在,真是矯情吶。



看著少年的笑顏,他不禁想起以前的時光,還有那句虧欠了五十年的抱歉。他忘不了因為那時候的自己不夠坦白,而造成的傷害。



「對不起,當年我甚麼都沒能為你做,而且也不夠坦白讓你傷心了......我那時候真是個混蛋……」



「不准說對不起,因為那不是你的錯。就算重來多少遍,我的選擇也不會變。為了我,如今的你變成了更好的自己,這樣就夠了。」



一個男人,能為自己心愛的人所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完善自己,讓自己變得成熟。他覺得這是自己五十年來,讓他最驕傲的事。



這麼多年的孤單教會了那個木訥的他一件事。愛一個人就得讓他知道,因為沈默可以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



千言萬語,化成了一句話。



把少年納入懷裡,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かず、愛している。」



「私にとっては同じ、おじさん。」

评论(8)
热度(2)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