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君はファンクを聴かない/KT (1-end)

靈感來自あいみょん的君はロックを聴かない

沒動過腦子、很短的小甜餅。

==============

「喂。」

「嗯?剛?怎麼忽然打電話來了?」

「嗯......光一你睡了嗎?」

「你都還沒有睡,我怎麼可能睡了。」

「fufu,對喔。」

「我在看新舞台劇的劇本,忽然就聽到你打來了。」

「打擾了你對不起。我只是想問一下,你最近在聽什麼而已。」

「蛤?嗯......Queen之類的老搖滾吧?」

「哦。沒事了,早點睡別拖太晚了。晚安。」

「…….晚安。」


電話傳來了機械的響聲。剛默默的笑了一下。「對了,忘記了你根本就不聽Funk。」他想。

即便在這樣的夜裡,不透過稍嫌奇怪的一通電話,他也不會知道他聽著怎樣的歌。正如他不知道自己總是澎湃而出的感情一樣。

================

剛的家裡總是有著很多奇妙的黑膠唱片,唱盤上卻總是來來回回的播著Sly and the Family Stone和Rick James的歌。在無數個一個人的夜裡,他總是在魚缸面前聽著歌手的吟唱,然後在腦裡幻想著愛。

和光一的距離,是他最游刃有餘但又無法掌握的。就像在魚缸裡養著的Endlicheri,掌控著這個魚缸裡面的一切,但只要剛把漁網放下去他就無處可逃。

前幾天收到了森田的結婚簡訊,自然是為他高興的,卻也不禁讓自己忍不住想像要是自己要結婚的話,那人會有怎樣的反應。他把Sly的There’s a Riot Goin’ On從Luv N’ Haight聽到Thank You For Talkin’ to Me Africa,腦裡都無法出現自己挽著一個可愛女生的手走上紅毯的畫面,而相方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卻揮之不去。

他對於這樣的自己有點生氣,彷彿心裡有一隻紅色的怪獸在叫喊著自己無可救藥的愛著這個人的事實。明明都快要步入不惑之年,卻總是對這個手肘乾巴巴的哦桑動搖。

他決定把黑膠唱片收起來,躺在床上嘗試入睡。大抵睡著了就不會想他了吧。

============
當剛在床上滾了第51個圈,他終於無可奈何地承認,自己有多想聽聽腦裡面那個人的聲音。

他只好找了一個連他自己都覺得牽強的理由,打了個電話去問對方最近在聽什麼。

============
這麼一打,卻養成了一個臨睡之前打電話給相方問他最近在聽什麼的習慣。真是糟糕。

每晚都想早點關掉房間的燈,做個可有可無的夢,但得出來的結果卻總是明天想要和相方一起度過。

但是剛很清楚,就算在這麼想,門也不會打開,KinKi Kids也不會忽然變成什麼關係都無所謂。

而這樣只會讓他變得更想要撥那一通毫無意義的電話罷了。

============

這樣的電話居然也已經維持了半年。剛暗笑自己變成了囉嗦的老伯伯,和相方的大叔舉止卻也變得越來越相襯了。

============

在40歲的前夕,他終於放棄了這通每晚10秒的電話。雖然他感受到光一有好幾次都想要問他為什麼不再打過去,但光一終究也沒有問出口過。

還好。他想。難道還要對他承認如果再跟他私下聯繫,會害怕不小心洩漏自己最深處的秘密嗎。

============

變成40代中年人的那天,居然剛好有奔奔奔的收錄。剛對於光一沒什麼表示的習慣,早已習以為常。

「他已經在我身邊那麼久,要是再貪婪一點的話就太過分了。」他苦笑,身體卻戒不掉自己對於相方行為的敏感。

當他在樂屋拿著自己的手機開著Spotify在自己的面前晃來晃去,剛就知道他肯定是想要自己的回應。

「光一,你在聽什麼?」

「Sly and the Family Stone啊。」

「欸?你也聽Sly嗎?我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剛有點驚訝。「我以為你從來對Funk都沒有什麼興趣。」

「嘛,就隨便聽聽而已。」光一稍微低下了頭,聲音也變得悶悶的。「雖然不怎麼聽Funk,但是我也會去聽的。」

「如果你能喜歡上就好了。」剛對光一露出了笑容。

「早就喜歡上了。」

「啊?」

「你。」

============

多年後。

「到底那時候你是為了什麼才聽起Funk來啊?」剛拉了拉旁邊那個擺弄著家裡音響的巨匠的衣服,忽然想起了在音響旁邊放著的那一堆黑膠唱片。

「因為,在那些我還沒有對你說喜歡之前的晚上,你就是用這樣的歌曲度過戀愛的啊。」






评论(7)
热度(56)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