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天ノ弱(執拗者) (SA)

(這篇的靈感是同名歌曲新社會人的翻唱版本,配合一起食用更佳w)

親愛的小翔(請讓我最後一次叫你小翔吧,以後我會努力重新學習叫你櫻井先生):



僕がずっと前から思ってる事を話そうか

我來告訴你我一直以來所想的事吧

友達に戻れたらこれ以上はもう望まないさ

能回到朋友關係的話我就別無所求了

君がそれでいいなら僕だってそれで構わないさ

如果你無所謂的話那我也沒關係

嘘つきの僕が吐いた はんたいことばの愛のうた

騙子的我所吐出的 相反詞的情歌



小翔,讓我告訴你我的秘密吧。雖然你未必想知道。



關於你其實早已不再愛我這件事,我到底知道了多久呢?大概我自己也記不大清楚,我只記得當你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不再是喊一聲「雅紀」然後在額上給我一個吻;而是帶著不屬於你我的香水味、放下自己的公事包問我到底洗澡水放好了沒有的時候,我對自己說,其實我早就該猜到那種幸福不過暫借。



也對,兩個大男人談甚麼一起。



昨天跟你吵架的時候,我說我不愛你了請你放我自由。或許我從來沒有在你面前表現過不滿的情緒,你看起來很吃驚呢。扭曲的我看見你生氣的模樣竟然有些高興,你為了我竟然還有心情起伏,真好。



對不起,我對你說了謊。原諒我,如果我不對你說這樣的話,我想我下不了今天自己趁你不在就離開的決定。



你還可以,當我的朋友嗎?



今日はこっちの地方はどしゃぶりの晴天でした

今日附近地區是傾盆大雨的大晴天

昨日もずっと暇で一日満喫してました

昨天也是一整天都很閒的充實一天

別に君のことなんて考えてなんかいないさ

我又沒有在想你的事情

いやでもちょっと本当は考えてたかもなんて

不對 其實搞不好有想那麼一點點



今天的天氣真晴朗啊,太陽高高的挂在天空上,照耀著我那下著傾盤大雨的心。不是說雨水遇著太陽就會出現彩虹嗎?怎麼越照卻越陰暗了,你老說我笨,以前我老否認,如今想來搞不好還真的有一點。最少,我竟然還真的曾經笨到以為我們的愛情可以開到地老天荒。



回想起昨天,本來還是像過去一樣賦閒在家,以為就這樣發發呆時間也就過去了。沒想到卻和你吵了一架,算是我這平淡如水的生活中久違了的充實。



昨天你說我沒有自己的生活,沒有給你空間讓你喘不過氣來,我說我才沒有想你的事情,我也是有自己的喜好的。



冷靜下來一想,其實我大概還是有想你。



反正不必再見了我也不怕誠實一點,其實我滿腦子都是你。



メリーゴーランドみたいに回る

像旋轉木馬那樣旋轉

僕の頭ん中はもうグルグルさ

我的腦袋也轉啊轉的

この両手から零れそうなほど

幾乎要自兩手中灑出的

君に貰った愛はどこに捨てよう?

你所給的愛要扔到哪好?

限りのある消耗品なんて僕は

這種有限的消耗品

要らないよ

我可不要



小翔,你愛上過一個,你愛他勝過他愛你的人嗎?



你從來沒有說過你以前的情史呢,如今的我縱使好奇,也沒有發問的身份了吧。



不過小翔那麼聰明,一定早就懂得愛自己才是永遠不失戀的秘訣了吧。



我想,曾經分得你剩下的愛情的我大概是幸福的。因為我看過,你眼中可以溺死人的溫柔。



但大概也是這種溫柔把我一再凌遲。有時候我寧願你是個壞人,壞到我連一秒也待不下去,可偏偏你這人卻是再好不過,好到我沒有辦法愛上別人。有時候我也希望我恨你的溫柔,畢竟恨比愛更容易放下,可我卻一點都不爭氣,愛你愛到死心塌地。



你說,你給我的愛和溫柔,我該丟到哪裡?



我想我大概受不了你冷臉趕我走,所以在你對我的溫柔消耗之盡以前,我選擇離開你。



僕がずっと前から思ってる事を話そうか

我來告訴你我一直以來所想的事吧

姿は見えないのに言葉だけ見えちゃってるんだ

明明看不到身影卻只能看見詞語

僕が知らないことがあるだけで気が狂いそうだ

只要有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就幾乎要瘋掉

ぶら下がった感情が 綺麗なのか汚いのか

唾手可得的感情 是乾淨還是骯髒

僕にはまだわからず捨てる宛てもないんだ

我還不知道 也沒地方可丟棄

言葉の裏の裏が見えるまで待つからさ

我會等到能夠看到言語的反面的反面那時

待つくらいならいいじゃないか

如果只是等待的話那也不錯啊



不知怎的,我老會作同一個夢。明明是運動音癡的你在前面跑著,跑得好快好快,任我拼盡全身的力氣也沒辦法追上你的步伐。曾幾何時我很害怕你走出我的世界,覺得要是離開了你我就無法呼吸。



如果感情說放下就能放下,世間大概不再會有痴男怨女了吧。我曾經對自己說過要放手給你空間,但我還是無法丟棄自己的不安。



記得好久以前的那天我們窩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時漫不經心的對話嗎?



「小翔啊,你覺得我們將來變成老爺爺了還會像這樣一起看電視嗎?」



「恩…也許吧。未來的事情誰都不能說准呢。」



我想我懂了些甚麼。



進む君と止まった僕の

前進的你與停步的我

縮まらない隙を何で埋めよう?

不會縮短的縫隙該填什麼進去?

まだ素直に言葉に出来ない僕は

仍然無法直率的說出口的我

天性の弱虫さ

是天生的膽小鬼



從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停留在我們初見的地方。我以為你也會陪我住下,但你沒有。你一直在向前走。



人生若只如初見,你在、我也在,那該有多好。



我沒法用言語說出自己的愛,更無法借表達自己的愛來留住你遠去的腳步。你可以笑我是不敢面對自己前路的膽小鬼,但我想告訴你,我不是沒勇氣面對世界,我只是沒勇氣放下自己的愛。



不再愛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就甚麼都不剩了。活著的痛,總比死去的無來得要好。



この両手から零れそうなほど

幾乎要自兩手中灑出的

君に渡す愛を誰に譲ろう

交給你的愛要讓給誰好?

そんなんどこにも宛てがあるわけないだろ

我看根本沒人可讓吧

まだ待つよ

還在等待

もういいかい

可以了嗎



小翔,這真的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小翔了。相信我,退出是因為比起自己,我更喜歡你。



珍重。請別生氣,我們愛情不談對錯。你不愛我不是罪,我離開你也沒有錯,既然如此就沒有記恨的必要了。就把我留在你的過去吧。那裡,大概是我的歸處。也請別為我難過,和你一起太久了,我早已忘了相葉雅紀本來的模樣,是時候把那個只屬於自己的相葉雅紀找回來了。記得你教過我寫的兩個字嗎?



「涅槃」,也就是浴火重生的意思。謝謝你賜給我熊熊烈火,如今我要重新長出翅膀了。



從我踏出門口的那一刻開始,你不欠我,我也沒有對不起你。



就此相忘於世間吧。



愛你但請你忘記的,



雅紀

评论(6)
热度(9)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