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櫻相)Lost and Found

第一次用先來搬搬短文吧:)




我清楚自己的愛是如此的無可救藥,對於櫻井翔這個人。

從十二歲那年在學校遇上他開始,直到成為他最好的朋友,再到心碎的離開東京,還是當下,都沒有變過。

二十歲那年我選擇了告白,但他卻低著頭迴避我的眼光。「相葉君,對不起我……」連愛拔醬也不再是,只是像個路人般的稱呼。

就那麼急著跟我撇清關係嗎?

算了吧,何必讓他把討厭兩字說出口。為自己留點自尊,留點退路。

所以我選擇了離開,因為我知道我一旦跨越了友情這條界限,早就退不去了。

然而,自從離開他以後我再也沒有勇氣愛上別人。我還是會問自己值不值得,究竟我足夠勇敢把他放下了沒有……

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很孤單,卻多個人少個人都不對。

大概還是在乎他的吧。所以,才會選擇一直躲著他。

還差那麼一點點,我就能忘記他了。可是三十歲的相葉雅紀,卻依舊忘不了。

聽說他當了個旅遊記者,很好,他終於實現了環遊世界的夢想。

看吧,他沒有了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

今天竟然收到了快遞,但我最近好像沒有在網上買東西啊。雖然我其實也不太清楚自己的錢花到哪裡去了……

但收件人的確是我,還是先打開那個包裹看看吧。

裡面甚麼都沒有,卻只有一本厚厚的本子。

我翻開了那本看起來有一段歷史、卻在封面寫了「雅紀」的本子。

奇怪,這本子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大概不是我的吧。

舉目都是翔為工作而走遍世界時拍的照片,毫無條理的貼在本子上,唯一的共同點是每張照片的下面都會看見那熟悉而工整清秀的字跡。

夏威夷一望無際的大海 -「夏威夷的海好漂亮,好想跟雅紀一起來看。只是,你在哪裡?」

澳洲的樹熊公園 - 「樹熊好可愛,要是雅紀在的話,想必會抱著牠燦爛地笑著吧。我好懷念啊,雅紀傻乎乎的笑臉。」

希臘聖淘維尼島的日落 - 「聽說這是全世界最浪漫的地方,可是怎麼我還是一個人呢。夕陽很美,但前提是有你。雅紀,你也在看著落日嗎?日落美麗吧?我這裡的日落,讓我好寂寞。」

阿拉斯加的冰川 - 「好壯觀吶。只是看著身旁的情侶互相擁抱著欣賞的樣子,我還是很惆悵。雅紀,甚麼時候你才會回到我的懷裡來呢。保證你,不會再讓你受傷了。」

印度的泰姬陵 - 「這是個愛情的證明。可因為你告白時我的遲疑而斷送了我們本可以相偎相依的命運,對不起。但我不會甘願,把我們的愛埋葬起來。相信我。」

阿姆斯特丹的辛格運河 - 「這是個同性之間也可以公然說愛的國家。那時候的我真笨,竟然為了別人的眼光而對你的愛遲疑不決。不過我也得到懲罰了,我也知道錯了……回來吧,我好想你。」

羅馬的許願泉 - 「第三塊硬幣代表了重返羅馬的願望。我還想回來的,只要身邊的是你。」

我知道現在自己的眼淚不停的沿著臉龐滴下來,可是我還是一頁一頁的細細閱讀著。

因為每字每句,都充滿了翔的愛。

最後兩頁沒有小標題只有十張照片。

翔在不知名的沙灘上,用樹枝在沙上刮的「Masaki」。

翔在法國的街頭學塗鴉,在牆壁上寫下「I」。

翔在美國的天空中,看到飛機雲寫下的「Love」。

翔在巴西的貧民窟中找來小孩們伸出自己的手,用影子映出「You」。

翔在維也納的音樂教室裡,找到寫著音名的海報,然後用修長的手指指著的「So」。

翔在英國的地下火車站前乖乖的站著,舉起一個用黑色馬克筆寫著「Please」的牌子。

翔在加拿大溫哥華的公園裡,用楓葉砌出的「Come」。

翔在中國的天壇公園裡,用水和毛筆在地下寫下「Back」。

翔在南非的動物園裡,用香蕉砌出「to」。

翔在我們當年的課室,在黑板上寫下了「Me」。

Masaki, I love you so please come back to me.

笨蛋,為甚麼你都不一早說。

叮咚。

門打開。是翔。

他開口。

「我在街上遇上了和也,你的竹馬。他開初死也不讓我知道你到底在那裡,結果我在他家門口死纏爛打了好幾天他才願意告訴我你的住址。幸好,我找到你了。這次讓我先說,相葉雅紀我喜歡你,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一把把他抱住。「笨蛋翔ちゃん,你為我做那麼多我會離不開你的。」

「那就再也不要離開吧。」

櫻井翔把能夠扛起的一切都給了相葉雅紀,相葉雅紀把心能夠盛載的一切都給了櫻井翔。

早就不只是我和你,而是我們了。

謝謝你,沒有放棄如此笨拙的我、和我們之間的緣。如今想來大概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比如相遇、比如相愛。

十年來我原來一直在等著,可是我不後悔。

我愛你,櫻井翔。

评论
热度(2)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