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給20歲的我

在不知不覺之間,我這樣不靠譜的人也長到了「成人」的年齡了。
最少在日本,我就是那種被稱為「新成人」的一群,也可以合法的喝酒了。
再說自己入世未深、年紀尚輕,似乎已經難以作為藉口了。
真是無法逃離的重擔呢。
或許我本來就是一個無法讓人信靠的人吧,我討厭責任。
有時候也會討厭把責任看得過於嚴肅認真的自己。

不知道多久以前開始,大概是很早的時候了,我有了一個看起來很莫名其妙的習慣。
但是對我來說,異常有用。
逢星期五晚上,我都會趁臨睡之前看點tear porn,大哭一場。
意外地真的很有用。
我甚至有一個tear porn的清單,有電影、有歌曲、有小說,甚至還有詩歌。
過去一年,我實現了一個很久之前定下的目標。
靠著自己的能力,我去看了那個我深愛的舞台,看到了站在大海彼岸的座長扯著紅綢飛舞。
我清楚地記得那時候滑落在臉頰的液體的溫度。
後來我想,原來人們看到過於美麗的事物,會哭的啊。
以前的我,似乎沒有想過這一點。
回家看了一下自己歷年的tear porn list,卻從中發現了自己每年長大的痕跡。
以前看大逃殺總是絕望得要哭,現在聽到中島美嘉唱一句「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存在,我開始覺得可以愛上這個世界了」就會痛哭不止。

小時候的我深信,悲劇就是將美麗的東西毀滅於人前的藝術。
那時候哭,只是單純膚淺的對世界的殘酷感到了淺顯的不忿和傷心。
現在的我,卻總是為了溫柔、美麗的東西的存在而流下眼淚。
開初我以為是因為相比起被溫柔對待我更習慣面對世界的惡意,所以看到溫柔的話語反而會感到害怕無措。
但看完Endless Shock之後,我忽然明白了自己哭的是什麼。
即使美麗的東西總是很脆弱,所以只是這些溫柔的感情切切實實的存在過,我就覺得很感激。
然而這種感情很難解釋,但我覺得松本隆老師寫給KinKi Kids的心裡面的這一句,很好的描述出了這種感情。
他說「僕はKinKiに青春の壊れやすさと、その破片のキラキラ輝く感じと、何度壊されてもそこから立ち上がる魂の強さを書いてきた。その相反する複雑な美しさを忘れずに歌い継いでください。」(我為KinKi書寫了,青春的破碎易逝,還有那碎片的閃閃發光,以及無論被破壞多少次都能重新站起來的靈魂的堅強。請不要忘記那與之相反的復雜的美,繼續歌唱。)
正正因為如青春這樣美好的東西特別易碎,才會閃閃發亮。
正正因為如青春這樣美好的東西特別易碎,碎掉多少次還是可以站起來的堅強才是真正的美。
一種像玻璃一樣,堅硬、透明卻又易碎的美。
我希望我可以做一個不管長到多少歲、遇到世界多少惡意,依然可以一直為這種美而感動的人。
這不是一個夢想。
正如剛先生所說,夢想實在太過沈重了,但人生在世還是需要一點希望的。
這只是我卑微的希望。
即便變成真正意義上的大人了,我也還是不想丟失這樣的自己。

我不記得我到底說過多少次,剛先生是我的人生導師。
他那種「在抑壓個體性的世界裡也要努力做自己」的意志,我一直都視為榜樣。
「雖然人生只有一次,但是全面考慮之後,不得不放棄的事也有很多。所以啊,現在最開心、現在最幸福,為了能說出這些感想而努力,不對自己說謊,這才是最重要的。現在我能做到堅持自我也多虧了周圍的伙伴、聽眾的你們、還有周圍的一切。我能發自內心地說出「我現在很幸福」。即使有很多沒能做出選擇的曾經,我也能對周圍的人示以笑容、能溫柔對待家人。」
成長的痛苦就是在於接受現實。
接受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得不妥協的事,但是依然願意努力去面對自己,溫柔對待旁邊的人。
然後可以發自內心的說「我很幸福」。
讓一切順其自然,在櫻井翔先生所描繪的「人生單行道」上堅定不移的向前走吧。
即便我知道很多東西,本來就是沒有結果的。

像我這樣不可靠的人,終究也長到了20歲。
一路走來,謝謝各位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
因為遇上了你們,我才成為了現在的我。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评论(10)
热度(4)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