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KKA團隊雙擔,A團本命紅,KKL,KO/TO拒否。氣象團本命SA末子大宮,其實山風無牆。

堂本光一作為一個科學的信徒忽然覺得他可以解釋相對論,可以明白光的折射原理,但卻找不到一條公式去應對正在發生的事。

牛頓可以算出他心跳加快的速度嗎?堂本光一想,卻始終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呆掉的那一瞬間,堂本剛似乎得出了一個答案。

「果然還是過於唐突了呢⋯⋯」堂本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頭髮,露出了稍微有點尷尬的笑。

「你一緊張就喜歡摸頭髮啊。」堂本光一特意用著朋友兄弟的語氣,似乎這樣就能讓騷動的內心平靜下來,又或是把這段對話重新帶回正軌。

堂本剛興許是從光一的話聽出了既視感。

「你一緊張就轉移話題來逃避的習慣也始終如一。」

nippori:

好无聊,有人跟我玩脑洞接龙吗?

发段啥我来接也好,我发段啥大家一起来接也好……总之,谁来陪我玩吧ಥ_ಥ






之前坑掉的一个开头。


谁愿意一起为它接个身子吗∠( ᐛ 」∠)_




来来来,转载玩更方便( ̄▽ ̄)随便转随便@




——




  被同事说“你是我未来的恋人”该怎么接梗?在线等!急!




  ……以上是堂本光一此时此刻的脑内活动。




  他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握着正要送到嘴边的易拉罐装可乐,直愣愣地看着刚刚、最多三十秒之前说出了不得了的话的某人。




  许久,他回了一句。




  “哈?”




  对面的人歪了歪头,然后笑得可欢了。




  笑得堂本光一总算松了口气,猛灌了一大口可乐再打了个嗝才一掌拍了过去,抱怨着“什么嘛你这梗也太难接了”,可过后又有了点小落寞,说不上原因的。




  “哈哈……”那家伙还是没心没肺小猪哼哼叫地笑着,连双腿都缩了起来,“光一刚刚的表情,真的好有趣!”




  堂本光一瞪了他一眼:“就知道拿我开心。”




  停歇了的某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抿了口橙汁才缓了过来:“光一啊……”




  他听到了叫唤,有些个警惕起来,却还是应了一声:“嗯?”




  那家伙又顿了两顿,是他习惯的语速与断句:“要是呐,你能预见你的未来,你会尝试改变吗?”




  这也是他所习惯的堂本剛,嗯,这家伙叫堂本剛,跟他没血缘关系,只是同事而已……关系有点好的同事,爱好与特长之一就是天马行空——又称:跑火车。




  但奇怪的是,他挺喜欢跟着这家伙跑火车的,总觉得像是被他带着环游了一圈名为“堂本剛”的宇宙,见过的没见过的都生动奇妙又毫不吝啬地展现他的面前任他参观。虽然,偶尔也有因为车速太快追不上的情况,这时候他大概还会拉一拉,如果拉得动的话。




  不过,现在还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他沉吟片刻,回道:“不会。“




  倒是对方惊讶了起来,也不知是为他的回答还是他回答了而惊讶。




  堂本剛晃了两下腿,稍稍拉高的裤脚露出了黝黑浓密的腿毛,配上白色三叶草鞋子和橙色袜子,怎么就觉得有点可爱,像裹着彩虹糖衣的巧克力豆那样。




  他又问:“哪怕知道会发生些自己可能想要避免的事?”




  堂本光一很笃定地回答:“嗯,在避免一个坏的结果之后,谁知道会引起多少更坏的结果……再说,人生哪能一帆风顺无灾无难的。”




  堂本剛笑了起来,就跟路过的轻风一样,他说:“光一果然了不起。”




  他这人不习惯被夸,这种时候总爱就此混过去:“那是,我一直都了不起!”




  堂本剛看着他,那双澄净却又深不见底的眼没有移开,让他越来越撑不起脸上的骄傲脸,在他收回表情准备粗声问一句“你看什么”时,堂本剛开口了。





  他说:“那了不起的堂本光一先生,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恋人吗?”



评论(2)
热度(92)
© 暴風雨中的玻璃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